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玄幻仙侠- 穆桂英征南 第一卷 (01~07)
穆桂英征南 第一卷 (01~07)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免费观看欧美大片毛片_日韩一级毛片欧美一级_手机看片]

地址发布页:

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8-7-31 04:10 编辑

  第一卷  天牢淫虐

              1、夺帅风波

  正月十三的清晨,天气阴冷阴冷的,冷得令人哆嗦。虽已是早春,可还是有
些经曆了几个月苦寒的枯黄树叶,在冷风中飘零。顿时初春的一派新气象,又变
成了寒冬的无情和肃杀。

  天波府后院的一个小院落裏,穆桂英身穿绣花短袄,脚踩薄底缎靴,手握一
杆长柄绣鸾刀,时而踏着鸳鸯步,时而走着八卦门,身形如蛟龙出水,敏捷而有
力。刀法大开大合,虎虎生风,似绵如丝线,又似力沈千斤,攻中有守,守中有
攻,每一招每一式,都看似蕴含着无穷的威力。在她的十步之内,脚下竟无一片
落叶,着实令人惊歎不已。她的刀法实在霸道而精妙,每一次出刀,都挟带着淩
厉逼人的刀风,直让站在数十步外的观衆睁不开眼。

  舞了一会儿刀法,穆桂英终于气压丹田,收刀住势。她的额头上,已微微渗
出了一层细细的香汗。

  从一旁的观衆中,忽然跑出一名十三四岁的小丫头,直蹦到穆桂英的面前,
挽起她的手臂,撒娇似的说:「母亲,您的刀法真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,怕是放
眼天下,已没有人是您的对手了!」

  旁边一名皮肤黝黑,丫鬟打扮的姑娘也笑吟吟地走过来,嘻笑着说:「金花
小姐,这还用你说?少夫人的刀法早已是天下无敌了,试问大破天门,战洪州,
斩萧天佐,征西夏,谁敢与你母亲争锋啊?」

  原来,这名小丫头正是穆桂英的女儿杨金花,而那个黑皮肤的丫鬟就是天波
府大名鼎鼎的烧火丫鬟杨排风。今年已是三十四岁的浑天侯穆桂英,自从三年前
丈夫杨宗保在征西途中战死沙场后,她临危受命,带领杨家的十二寡妇远征西夏,
直逼西夏都城兴庆府,迫使西夏国王李元昊不得不递交了降书顺表之后,整个杨
府就只剩下她和她的长子,杨家唯一独苗杨文广,女儿杨金花三个人相依爲命了。

  而这三年,大宋王朝也是四海太平,风调雨顺,也没什麽重大战事。戎马生
涯十几年的穆桂英,也终于可以安享太平盛世了。每天除了协助老太君处理一些
府中的杂事,就是教儿子女儿学习武艺和兵法。尽管丧夫之痛偶尔也令她夜不能
寐,但终究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渐地习惯了寡妇的生活。

  杨金花嘟起嘴,娇滴滴地说:「母亲,你啥时候可以把这套刀法教给我啊?
人家也想学!」

  穆桂英怜爱地看着自己的爱女,假装生气道:「你一个女孩子,不知道学习
女红妇道,就知道舞刀弄枪,成何体统?看你以后还怎麽嫁得出去?」

  杨金花依旧拉着她母亲的手臂,来回甩着:「人家不嫁了,就想一辈子陪在
母亲的身边!」

  穆桂英无奈地摇摇头:「唉,这怎麽可以?」惹得一旁的杨排风捂着嘴「咯
咯」地笑个不停。

  忽然,一名家丁急沖沖地赶过来,在三人面前下跪道:「少夫人,不好了,
出大事了!」

  穆桂英一愣,对家丁说:「你快起来说话,出什麽大事了?」

  家丁站起来:「狄,狄家的人把我们杨家的闹龙匾和下马牌坊一齐砸了呀,
还打伤了老管家杨洪!」

  穆桂英将刀柄往地上一拄,俊美的脸上已弥漫了腾腾的怒气:「岂有此理?」

  杨金花也怒道:「这狄家还有没有王法啊?这闹龙匾和下马牌坊可是万岁爷
赐的,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?这也就算了,杨洪爷爷可是八十多岁的年纪了,
居然还打他?」金花小姐自幼和管家杨洪的关係颇爲密切,听到杨洪被人打了,
自然是怒不可遏。她拉着穆桂英道:「走!母亲,咱们去爲杨洪爷爷报仇,好好
地教训教训狄家的人。」

  这会儿穆桂英倒已经冷静下来:「慢着!」她又对家丁说,「你可知道,狄
家的人爲何无缘无故要砸了我家的牌坊?」

  家丁说:「听说最近江南出事了,豪王造反,声势颇大,一路直取朱茶关,
大破官军,斩杀无数,大有直取汴梁之势。江南总兵陈豹八百裏告急,万岁爷龙
顔震怒,想要出兵讨伐。这不,平西王爷保举了自己的儿子大太保狄龙挂帅。可
包相爷说,挂帅不是儿戏,理应广招天下豪杰比武。故在东门校场设立了擂台,
比武三天,胜出者才可担任征南元帅。今天是比武的第一天,大太保狄龙敲锣打
鼓地路过杨府门前,老管家杨洪责令他下马不成,反遭殴打!」

  杨金花听了,更是怒气沖天:「这狄家也欺人太甚了,是不是欺负我们杨家
没人?看我去会会他,把他征南大元帅的帅印去抢他过来!」

  穆桂英斥道:「休得胡闹!」又问家丁说,「此事太君可知晓?」

  家丁道:「已经知晓了,可不知爲何,老太君竟像没事人一样,自己掏腰包
赔了老管家一些银子,将此事不了了之了。」

  杨金花惊惑道:「怎麽可能?」

  穆桂英点点头:「果然还是太君识大体啊。」

  杨金花不解地问:「母亲,您何出此言?」

  穆桂英道:「如今南方战祸又起,国家正是用人之际。放眼朝廷,我们杨家
早已男丁凋零,而呼家也正在山西守孝,能挂这征南帅印的,非狄家莫属了。」

  杨金花急道:「怎麽就非狄家莫属了?母亲您就可以挂这征南帅印啊!」

  穆桂英摇摇头:「不,现在不是谁挂帅印的问题,主要是朝上朝下,都要团
结一致,才能戡平祸乱。如果我们杨家和狄家起了沖突,那得益的还是南方的豪
王李青。」

  杨金花急得直跺脚:「母亲,不管你怎麽说,女儿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!」

  穆桂英严厉地瞪了她一眼:「你咽不下也要咽,这不光是母亲我的主意,而
且还是老太君的主意。你要是胆敢闹出什麽乱子,就休想我轻饶了你!」

  穆桂英说完,把到递给一旁的侍卫,独自一人回房去了,其他仆人家丁也纷
纷散了开去。院子裏只剩下杨金花和杨排风两个人了。

  杨金花还是不肯罢休:「排风,你看,我母亲竟然不管这事了!」

  杨排风点点头:「此事着实可气。不过,既然你母亲和老太君都下令说,不
準再管此事,我们这些做下人的,也没法子啊!」

  杨金花站在原地,转了眼珠,凑近杨排风,轻声道:「哎,排风。你看,要
不我们偷偷去校场比武,会会那个自命不凡的狄龙,好好地给他点顔色瞧瞧,怎
麽样?」

  杨排风急忙摇头:「使不得,使不得!少夫人向来管教严明,此事若是让她
知道了,非打断你我的腿不可!」

  「唉……」杨金花黯然地歎了口气。忽然看见远处几名走动的家丁,计上心
来:「咱们要不学木兰从军,来个女扮男装,管叫别人认不得。」

  「这……能行吗?」

  「怎麽不行?明天我去把我哥的铠甲和我母亲的战马偷出来,穿戴上去,肯
定没人认得。」看到杨排风还有些犹豫,又说,「哎,别慌,肯定行的。」

  杨排风想了想:「今天这事还在风头上,不可妄动。反正这比武还有两天,
到了第三天,正是元宵佳节,府裏上下肯定都在忙着準备花灯,我们第三天偷偷
溜出去!」

  「好,就这麽定了!」

  第三天,上元节。穆桂英依旧像往常一样,早起习武。练了一会刀法,又舞
了一会剑,感觉微微有些疲惫,才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绢帕擦了擦额头的细汗。她
环顾四周,问道:「咦?今天怎麽不见排风和金花?」

  丫鬟答道:「小的一直没见她们下楼,怕是还在睡吧。」

  「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!」正要发威,忽然迎面跑来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,
长得面如冠玉,唇红齿白,好一名少年英雄。此人正是穆桂英的长子,杨家唯一
的独苗少令公杨文广。

  文广一阵小跑,来到他母亲的面前,满眼都是敬畏的神色:「母亲,孩儿前
日习武,对杨家枪第十五式颇爲不解,特向母亲请教。」

  穆桂英恋爱地看着自己的儿子:「我儿文广,现在真是越来越懂事了,竟自
个儿研习武艺,将来必类尔父,可爲国之栋梁,爲天子排忧解难。」

  就在此时,忽然杨府鼓楼上鼓声大作。穆桂英惊问左右:「出了什麽事?是
谁下的令,在鼓楼上击鼓?」天波杨府乃大宋军旅世家,府上是有规矩的,凡是
鸣鼓,全府上下,无论男女老幼,皆要披挂整齐,到银安殿听候调遣。而在这个
府裏,也只有佘太君和穆桂英才有权力可下令鸣鼓集合。自从三年前,穆桂英平
定了西夏的战事后,府裏再也没有鸣起集结的战鼓。

  一名丫鬟慌张地跑来禀告:「少夫人,平西王过府,老太君下令着急衆夫人,
在银安殿集合!」

  穆桂英思忖道:「这平西王狄青的儿子狄龙,前几日刚砸了我家的闹龙匾和
下马牌坊,今日忽然到府,不知有何要事?难道是来赔礼道歉的麽?」

  思忖间,鼓楼上第二通鼓声想起。杨府规矩:第一通鼓响,全府準备;第二
通鼓响,全身披挂;第三通鼓响,全府上下齐到银安殿恭候。穆桂英急忙对杨文
广道:「吾儿文广,速去地窖躲藏起来,莫让外人瞧见了。」爲什麽全府集结报
到的时候,杨文广确要在地窖裏躲藏起来呢?原来,三年前穆桂英的丈夫杨宗保
远征西夏,不幸战死身亡,穆桂英代夫出征。不想文广却患了重病,老太君遍求
名医,终于将文广医好了。因杨家几代,皆在沙场阵亡,如今仅留下一棵独苗杨
文广,虽文广还是年幼,但不假时日,也可以上战场征战了。爲了保全杨家最后
的血脉,佘太君胆一大,心一横,便向天子上了一道奏章,谎称杨文广病死。天
子信以爲真,感念杨家几代忠烈,特赐金匾一块,上书「爲国绝后」。正因如此,
杨家对杨文广的存在也是讳莫如深,因爲此事一旦败露,必将全府背上欺君之罪,
搞不好会落个满门抄斩。

  杨文广也知道事态的严重,二话不说,收拾起兵器,退回地窖去了。穆桂英
招呼丫鬟,回到闺房顶盔带甲,等她赶到银安殿的时候,正好第三通鼓响。

  银安殿上,佘太君面如沈水,端坐如锺,两旁衆寡妇太太都披上了久违的战
甲,穿袍束带。老管家杨洪吩咐衆家丁,大开府门,恭迎平西王狄青。少顷,杨
洪便带着狄青穿过院中的石面甬路,来到殿首,大声报道:「平西王爷到!」

  平西王狄青身披金色锦缎龙袍,腰束玉带,面如重枣,五绺灰白的长冉垂在
胸前,迈着虎步霍霍生风,面目不怒自威。他来到银安殿内,衆寡妇细看,狄王
爷的脸上似有深深的悲切之情。但他很快掩饰住自己心内的悲伤,向坐在正中的
佘太君深施一礼,恭谦地问候道:「晚生狄青,特来向老太君请安。」

  太君起身还礼道:「阁下身居王位,又是皇亲国戚,实不敢领受如此大礼。」

  穆桂英一边连忙吩咐丫鬟给狄青看座。

  等狄青在椅子上坐下之后,佘太君又问:「王爷驾临寒舍,不知有何见教?」

  狄青在椅子欠身道:「小王平日少来贵府问候,今日特来向太君请安。」他
停了一下,继续说,「前日小王的两位犬子,狄龙、狄虎二兄弟,路过贵府,砸
了下马牌坊,此事管家狄安已禀明在下,在下已将二子痛责。他二人久居鄯善国,
不懂我大宋京城的规矩,不过这也是在下教子无方,在下特来向太君请罪。对此
太君如何治二子的罪,在下也是一一领受,绝不敢有任何怨言。」

  佘太君听了狄青的一番言语,立即将前日被狄龙狄虎砸了牌坊的怨气一消而
散,转怒爲喜道:「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?想我狄杨两家世代通家之好,此事若
是圣上不怪罪,老身定也不再追究。还请王爷不要再将此事挂念在心上。」

  狄青低下头,连连称是。但是坐在那裏,却是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。

  太君见狄青似还有话未说,便另找了话题问道:「听闻南唐作乱,圣上令大
太保狄龙暂挂帅印,在东门校场比武,不知胜负如何?」

  狄青哀歎一声,脸上悲伤之色愈发弥漫开来,却仍是一副欲言不言的样子。

  太君见状,道:「王爷有什麽话,但说无妨。」

  狄青这才开口道:「犬子狄龙,在东门校场比武,今天本是最后一日。不料
今日上午时分,校场忽然闯入一人,自称宋朝卿,一杆银枪打败了犬子,唉…
…」

  太君劝道:「王爷莫要哀愁,想我大宋英豪辈出,能爲国效力,也是好事啊。」

  狄青摇摇头,接着说:「事情还不止如此,若真是我大宋的豪杰,夺去了帅
印,本王也无话可说。谁知那个宋朝卿,抢到帅印之后,竟然夺路而逃。小爷怕
帅印有失,便令狄昭、狄祥二子前去阻止。哪知那个宋朝卿却是心狠手辣,和他
一个长得黑黝黝的随从一起,竟打死了小王的二子。小爷悲不自胜,领兵追赶,
不料那两个人拐入贵府后门的那条巷子裏,竟不见了蹤影。」

  穆桂英思忖:「我道狄青此番前来,是爲了赔礼道歉,原来竟是追凶到此!」
再看佘太君,也是面色凝重。太君忙道:「王爷此话差矣。虽说我杨家与王爷不
常往来,但杨家的事王爷也是知道的,如今杨府上下,除了一群老少寡妇,哪裏
还有人前去夺印?令郎狄昭、狄祥丧命,岂能是我杨府中人所爲?」

  狄青也急忙辩解道:「太君误会了。那个宋朝卿来曆不明,小爷怕是南唐的
奸细夺走帅印,兹事体大,望太君详查。」

  佘太君见狄青不依不饶,又加上前日被狄龙砸了牌坊的事仍有怨气未消,厉
声道:「王爷此话实在令人费解?既是南唐奸细,又岂能跑进我杨府?难道王爷
怀疑杨府私通乱贼不成?」

  狄青见太君来气,也不客气地说:「宋朝卿在杨府附件消失,确是小王亲眼
所见,还能有假?」

  太君说:「既然如此,现在我杨府上下,上至老身,下至仆人丫鬟,俱在此
处。请王爷仔细看看,哪个是夺印之人,速将他捉拿归案,若是我杨府衆人所爲,
老身愿意领罪。」

  狄青此番前来,本欲捉拿凶手,见太君这麽说,也来了气。站起身来,向太
君深施一礼,道:「敬遵太君吩咐,小王只好从命!」他一拂袖,吩咐左右道:
「给我搜!」他自己退了两步,鹰目如炬,扫向银安殿裏的每一个人。忽然,他
看到穆桂英身后有一人躲躲闪闪,看身形极似夺印之人,便走到穆桂英跟前仔细
观看。

  穆桂英见他此举甚是可疑,回头一看,是杨金花躲在自己的身后不敢出来,
看她的神色慌张,一副心虚的样子,便已猜到了六七分真相。但出于护犊情深,
便直接把狄青瞪了回去:「狄王爷,您一直瞧着小女金华,不知作甚?」

  狄青也深感纳闷,无论从脸型,还是从身型看,金华像极了夺印之人,但刚
刚自己也说了,那个宋朝卿是男的,而杨金花却是女的,这就是最大的差别。他
向穆桂英躬了躬身,不安地道:「浑天侯……」

  正在这时,一名卫兵跑来,在狄青耳边低声道:「回禀王爷,小人在杨府的
马廄裏找到两匹浑身冒汗的战马,像是校场夺印的宋朝卿的坐骑。」

  狄青惊问:「真有此事?」

  在一旁的穆桂英听的真切,忙说:「王爷,那两匹马,正是桂英方才与家将
一起习武时所乘,请王爷明察。」

  狄青心生怀疑,但仔细一看,确见穆桂英额头上的细汗还未完全收干,将信
将疑地问道:「是吗?」他又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穆桂英,宋朝卿身材柔弱如少女,
而穆桂英身材颀长,健美英武,却非同一个人。

  佘太君问道:「狄王爷,你可搜到了杀害令郎的二位凶手了吗?」

  狄青低下头,支吾道:「这……没有。」

  「好!不过我杨府岂是你说搜就搜,说走就走的,既然你没有找到凶手,老
身也势必在万岁面前参上你一本!」太君一边说,一边气得将龙头金杖在地上杵
个不停。

  狄青道:「既是如此,小王也将在圣上面前奏明此事!」说罢,拂袖而去。



               2、闹法场

  狄青走后,衆夫人议论纷纷,皆言狄青竟敢如此大胆,带兵私搜天波府。唯
有穆桂英一人沈默不语。

  佘太君示意大家安静一下,朗声道:「我天波府与狄家,素无恩怨往来。此
番狄青如此妄爲,怕是其中有什麽隐情。衆位,我杨府之中确定无人前去夺印杀
人的吗?」

  衆寡妇齐声道:「确无此事!」

  佘太君低头沈吟片刻,说:「狄青乃是皇亲,又功高盖世,此番他认定我杨
家杀死了他的两个儿子,必向圣上状告。看来,老身不得不上殿去面圣了!」她
随即吩咐管家杨洪去备马,又向衆寡妇道:「此番上殿面圣,必将狄龙砸牌之事
奏明圣上,让天子决断是非。」

  衆夫人皆点头称是。

  不一会儿,杨洪已备好了马,正要搀扶太君上马,忽然有人来报:「朝中的
传旨来府!」太君只好带领衆夫人接旨。

  天波杨府仪门大开,把传旨官迎入银安殿。传旨官身后跟进一群宫中的侍卫,
个个锦袍玉带,威风八面,来到银安殿,抖擞精神,拉长声音说了声「圣旨到—
—!」

  天波府男女老小,除佘太君外,齐齐下跪。太君急忙将龙头金杖举过头顶,
点了三点。这是太祖皇帝御赐的金杖,见天子可以不行跪拜之礼,只要将金杖点
三下即表示已行跪拜。

  传旨官展开圣旨,朗声宣读道:「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因南唐叛乱,朕特
宣天波府佘赛花随旨上殿,共商平乱大计,敬遵圣谕,望诏感恩。钦此!」

  佘太君与衆夫人谢恩毕,接过圣旨。传旨官道:「老太君,圣上有请,还望
太君随下官走一趟了。」

  太君点头道:「那是自然。」说完便嘱咐衆夫人道:「你们皆在府中候命,
不可轻举妄动,待老身从宫裏回来再作计较。府内的一切事务,暂由桂英打理。」

  穆桂英道:「是!奶奶你就放心去吧。」

  佘太君在杨洪的搀扶下扳鞍上马,别看她岁数有些大了,可身子骨还是硬朗
得很,驾着宝马绝尘而去,不一会儿便不见了蹤影。

  穆桂英一直等到望不见太君的身影了,这才回头对衆夫人道:「诸位婆母,
还是先请回房休息吧,这裏由桂英守着消息便是。」

  六夫人大刀王怀女道:「狄青乃皇亲国戚,一言九鼎。太君此去面圣,祸福
能测,不如大家都随桂英一起候在此处。」

  穆桂英想了想,说:「也罢,那桂英就随各位婆母一起等候便是。」

  看到各位夫人太太都不愿离开,穆桂英也没办法,只好找了个空子,对杨金
花道:「金花,你随我出来一下,爲娘有话要问你。」

  杨金花脸色煞白,战战兢兢地说:「是……」

  母女二人一齐走出银安殿,来到殿外的庭院角落裏。穆桂英沈下脸,问道:
「金花,你老实和爲娘交代,到东门校场比武夺印,杀死狄祥、狄昭的那个宋朝
卿,是不是你扮的?」

  杨金花吓得哆哆嗦嗦,连忙跪倒在地,向她母亲请罪道:「请母亲恕罪,确
是孩儿一时糊涂所致。只怪那狄龙欺人太甚,孩儿怨气难平,这才女扮男装,去
了东门校场。本想夺了帅印挫挫他的锐气,怎料狄祥狄昭半路截杀,孩儿迫不得
已,这才和排风出手伤了他们。」

  穆桂英气得牙齿直打颤:「你这个冤家,爲娘多少次嘱咐你,千万不要惹是
生非,还特意关照你,莫要到校场争那什麽帅印!你倒好,不仅不听爲娘的话,
还出手伤了人家性命!那狄青岂肯善罢甘休?」

  杨金花跪行两步,一把抱住穆桂英的腿,哭泣道:「娘,孩儿知道错了,请
您责罚孩儿吧!如果狄家非要让杨家爲狄祥、狄昭偿命,就请杀了孩儿一人,莫
要连累整个杨家。」

  毕竟骨肉情深,穆桂英的心霎时软了下来,歎了口气道:「事情既然这样了,
也没有其他什麽办法可行。你先去嘱咐排风,此事万不可声张,先把你们夺来的
帅印,找个地方藏好,待太君从金殿回来,再做打算。」

  杨金花满脸垂泪,点头应道:「是,孩儿谨遵母亲教诲。」

  佘太君去了多时,依旧不见回来,银安殿内衆位夫人太太无不焦心如焚。忽
然门外一阵马蹄声响起,年迈的杨洪骑着翻身从马背上跳下,跌跌撞撞地跑进银
安殿,脸上带着泪痕,一进大殿就跪倒在衆夫人面前,哭诉道:「各位夫人太太,
大事不好了!」

  穆桂英走到杨洪面前,把他搀了起来,问:「老管家,何时如此惊慌?」

  一旁的衆夫人也七嘴八舌的问道:「杨洪,你随老太君一起前赴金殿,现在
爲何只有你一人回来?老太君现在何处?」

  杨洪喘了口气,语无伦次地把刚刚发生在金殿上的事情道来:「太君和狄青
二人在圣上面前争辩,谁知圣上竟向着狄家,有意治我杨家的罪。太君一怒之下,
顶撞了圣上,现在已被圣上下旨,绑赴法场,只待午时一到,便要开刀问斩!这
……还是万岁爷亲自监斩啊!」

  衆夫人义愤填膺,纷纷大骂:「岂有此理?想我杨家,爲了赵家天下出生入
死,如今却落得个问斩的下场,还有天理在吗?」

  杨洪说:「老太君前去法场时有话让在下传给衆位夫人。」

  穆桂英问:「太君说了什麽?」

  杨洪说:「老太太说,杨洪,你前去传话给我那些老少儿媳,让她们顶盔带
甲,罩袍束带,挂剑持枪,上马提到,前来法场造反?」

  「啊?」衆位夫人太太听得全都目瞪口呆,楞在当场。老太君一直以来忠心
耿耿,扶保大宋江山,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造反的话。今天这话说的尤爲莫名。

  穆桂英又问了一句:「杨洪,你老实说,老太太是这麽说的吗?」

  杨洪点点头:「对,就是这麽说的。」

  「你可知道,太君是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的?」穆桂英紧接着追问。

  「哎呀,少夫人,这不是官逼民反吗?想我老杨家功昭日月,皇上却把脸一
抹,就绑了要斩。就算老太太有点过错,白发苍苍的也不至于被斩首啊。你说,
老太太能不反吗?」

  听到杨洪这麽说,衆位夫人太太也异口同声的说:「对啊,桂英你还在犹豫
什麽?既然老太君都这麽说了,咱们就反出法场,斩了那个昏庸的皇帝!」

  穆桂英仍是怀疑,对衆位夫人太太说:「各位婆母,此事真假难辨,切不可
轻举妄动,如果是杨洪听错了,那可真是抄家灭门的弥天大罪啊!」

  桂英一句话,就把这许多长辈全部阵了下去,顿时也都犹豫起来。

  六奶奶大刀王怀女说:「桂英,你就下令吧!再犹豫下去,恐怕老太太真的
要横尸法场了。」

  穆桂英又反複思忖了片刻,把心一横,喝道:「衆女将听令!」

  「有!」衆位夫人太太齐声应道。

  「带甲上马,俱在府外等候,随我一起去法场救出太君!」

  「是!」衆位女将本来就已经披挂整齐,只要去库房提出兵刃,就可以直接
杀向法场。

  杨洪早就令人在府外备好了衆位夫人的战马。穆桂英身穿金丝锁子甲,胸前
护心镜,头戴凤翎盔,两束雉鸡翎垂在脑后,腰束一条百花锦簇玉带,外罩一袭
银白色走兽袍,脚上黄色香油牛皮战靴擦得珵亮,腰悬七星宝剑,后披一件大红
色迎风靠氅。手提绣鸾刀,胯下桃红马,威风八面,凛然可畏。她将战刀挂在得
胜鈎上,挽起缰绳,对整装待发的各位女将下令道:「出发!劫法场,救出太君!」

  衆女将齐声吆喝。一时间,杨府上下百余号人人沸马腾,一齐向法场杀去。

  穆桂英一马当先,驰到午朝门外的法场上,那裏人山人海,围观的百姓把整
个法场围得水泄不通。她勒住战马,在人群外打了个圈,只因人群太过密集,怕
战马踏伤了无辜百姓,一时无法找到进去的路。六奶奶大刀王怀女赶到,性格暴
躁的王怀女早已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,打马一鞭,大声喝道:「呔!前面的人赶
紧闪开,别撞了我王怀女的马!」

  人群听到马蹄声和呐喊声,纷纷闪向两边,让出一条道来。诸位女将这才从
人群的缝隙中穿过,来到法场上。法场中央,老太君独自一人被绑在那裏,等待
行刑。

  王怀女被气得血贯瞳仁,大叫一声:「反了啊!」

  法场的监斩官是大宋天子仁宗皇帝,两旁坐着天官寇準和平西王狄青。法场
上的骚乱,也引起了御驾的注意。宋仁宗赵祯谓左右曰:「何人如此大胆,竟敢
前来法场捣乱?」

  一旁的狄青离开座位,凝目细看,只见爲首的那名女将,凤盔金甲,跃马横
刀,好不威风,那是一名千娇百媚的美娇娘,又是一名沖锋陷阵的花木兰。狄青
向皇帝回禀道:「啓奏万岁,擅闯法场的,是浑天侯穆桂英和天波府的衆位寡妇
太太。」

  宋仁宗一拍御案,龙顔大怒:「岂有此理?难道整个天波府想反了朕的大宋
江山不成?」

  狄龙、狄虎两兄弟闻言,说:「啓禀万岁,待末将前去将逆贼就地伏法!」
得到皇帝的许可后,兄弟二人提刀上马,策马沖下监斩台,一阵吆喝,沖入法场。
刚刚在东门校场的失利,让兄弟二人蒙羞,此时正好找到个机会,在万岁爷面前
好好表现一番。

  狄龙擎着鬼头刀,大声呐喊:「谁人如此不要命,竟敢前来劫法场?」

  大刀王怀女此时正跳下战马,要去解救被捆绑的佘太君。穆桂英二话不说,
从得胜鈎上取下凤鸾刀,迎了上去,接过狄龙的马头。

  狄龙、狄虎二兄弟深知穆桂英的神威,丝毫不敢大意。狄虎也提了云头刀,
拍马上前爲他哥哥助战。

  穆桂英一人迎战二敌,却毫无惧色。只见她跃马横刀,率先接战的是狄龙。
两人马颈交错之间,穆桂英已经砍出了第一刀。

  狄龙急忙提刀招架。刚挡下了一招,就在两人马身相交时,穆桂英的第二刀
已然砍至。狄龙慌乱之下,只好一仰身,后背靠在马鞍上,仰面躲过了致命的一
刀。

  就在两人马尾相去之时,穆桂英反手又是一刀。此时狄龙的战马已经相去甚
远,只听得脑后有风声骤至。心知不妙,然已无招架之力,心裏暗叫一声:「哎
呀!想不到我狄龙,今日竟要丧命于此!」只好闭目等死。

  若是在战场上,穆桂英这一马三刀的绝技,已然是炉火纯青,天下无敌。辽
国、西夏的多少强敌,都丧命在她的刀下。但是穆桂英念到狄青也是大宋栋梁,
又刚丧了二子,而且还是死在自己的女儿手上,于心不忍,下不了杀手。就在刀
刃正要砍到狄龙的脖子时,忽然一擡手,手腕往上一翻,转过刀锋,用刀背狠狠
地击中了狄龙的钢盔。

  狄龙「哎呀」一声,身体像个破沙包似的翻落马下。

  仅一个回合,名震京城的大太保狄龙竟被穆桂英打落马下。在一旁观战的狄
青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。若不是穆桂英手下留情,狄龙早已成了刀下亡魂。

  狄龙惊魂未定地从地上坐了起来,双手扶住自己的脑袋,暗自庆幸自己竟然
保住了脑袋。只是脑袋被打得头晕目眩,好不难受。擡手想把钢盔摘下来,谁知
几番用力,竟摘不下来。原来穆桂英刚才那一下,竟把狄龙的头盔打到了变型,
却未伤到狄龙分毫。此时狄龙的脑袋和变型的头盔卡住了,一时间无法摘取下来。
这一招,非要力度把握到刚好,若多用一分力,狄龙的脑袋怕是也得像他的头盔
一样变型了;若是少用一分力,狄龙摘了头盔还是可以继续带甲上阵。

  刚和狄龙走过一合,迎面狄虎又迎了上来。见哥哥被打落马下,气得不由哇
哇大叫,抡起大刀便向穆桂英砍来。

  只见穆桂英马不停蹄,一俯身避过狄虎的大刀。又在两人马尾相去之时,穆
桂英一仰身,后背紧贴着马背,仍是用刀背,奋力往后一扫。

  狄虎如他哥哥一般,还没反应过来,已被打在地上。

  此时,旁边的官兵发一声喊:「不好啦!有人劫法场,兄弟们抄家伙上啊!」
无数官兵提着兵器向天波府的这群女人杀来。跟在穆桂英身后的那些太太夫人也
赶到了,个个勇猛似虎,抡起大刀,如砍瓜切菜般对着乱哄哄的官兵阵营就是一
顿砍杀。一时间,伤者无数,惨叫连天。

  穆桂英接连砍翻了五六名官兵,勒马挡在官兵和杨家女将中间,对着官兵们
娇叱道:「浑天侯穆桂英在此,不要命尽管上来领死!」

  怯于穆桂英和杨家衆位夫人太太的神威,官兵们面面相觑,纷纷往后退去。

  穆桂英擡起头,看到了监斩台上的御驾,正被无数羽林军团团保护着。她回
头对衆位夫人太太说:「诸位婆母,天子御驾正在那边,待桂英杀上前去,向天
子禀明其中原委,诉清我杨家的冤情。」说罢,用刀背一拍马屁股,胯下的桃红
马如离弦之箭,飞一般地直射出去。

  这一举动,把狄青吓得够呛,他急忙用身体挡住圣上的御驾,大声喊道:
「快保护皇上!」

  穆桂英单枪匹马,沖散了前来阻截的羽林卫士,如入无人之境。就在眨眼间
的工夫,已沖到距离皇帝御驾不到三十步的距离了。

  宋仁宗赵祯吓得龙椅倒翻,御驾摔倒在地,结结巴巴地叫道:「有,有人行
刺!快,快护驾!」

  狄青手中紧紧攥着九耳八环大刀,用刀尖指着穆桂英喝道:「浑天侯,你好
大的胆子,竟敢策马沖撞圣驾!还不赶紧下马请罪?」

  穆桂英的战马丝毫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直向皇帝的銮驾沖过去,嘴裏高喊:
「狄王爷,请让开,杨府蒙冤受屈,今日要禀明圣上。」

  「桂英,你给老身住手!」忽然,身后传来佘太君的呼喊。

  穆桂英急忙勒住战马,打马跑了回去,这时,杨府的兵马已经团团把太君围
了起来,以六夫人大刀王怀女爲首,纷纷向佘太君施礼道:「婆母娘,儿媳们奉
命到此,请老太太您赶紧下令,咱们是先杀了那个昏君,还是先占领王城?」

  「胡闹!」佘太君怒不可遏,训斥衆女将道,「你们这人人顶盔带甲,杀气
腾腾的,这是想干什麽?」

  穆桂英已经打马回到法场内,甩镫离鞍,下了坐骑,也向太君禀报:「杨门
女将奉太君之命,现已全部在此集结,请太君查点!」

  佘太君也有些懵了:「你们……这是要做什麽?」

  穆桂英心知不妙,知道被管家杨洪骗了:「这……奶奶,不是您让杨洪回府
送信,让杨家女将前来法场,反了大宋江山吗?」

  「对啊,确是杨洪传信说的!」穆桂英身后衆女将纷纷点头附和。

  「胡闹!真是岂有此理,杨家祖祖辈辈都是忠臣良将,嘴裏从不说半个反字。
你们现在如此大张旗鼓,策马沖撞王驾,这可是灭门的死罪啊!」老太君继续怒
斥衆位女将。

  衆女将心裏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让她们前来法场救人,都是管家杨洪的主意。
她们都自己闯了大祸,一个个楞在原地,不敢做声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